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蔡國珍教授榮獲「102學年度傑出教學暨教學優良教師獎 」

蔡國珍 教授
美國普渡大學食品科學博士
專長:食品微生物學、食品生物技術、微生物快速鑑定法


~將心比心,假如我是學生~
  


  接到教務長的信函,恭賀我獲選今年傑出教學獎,自己內心有點不可置信,又有點茫然。在校教學已24年,自從7年前獲選學校教學優良教師後,每年教務處都詢問我是否願意參選傑出教學獎,我都放棄參選,因為,我覺得自己一向拙於言辭,只是盡心盡力做好教學工作而已,學校有更多老師教的比我好。今年,我說服自己不妨參加看看,沒想到幸運中獎,真的很意外。謹此和大家分享自己的一點教學理念與經驗。
  我覺得學生就像一塊璞石,需要人予以指引與琢磨,使其成器發光。學生基本上,對老師是信任與依賴的,老師教什麼、說什麼,學生就跟著學。因此,我們當老師的,不能辜負學生這份信任與依賴,就如同做父母的不想讓子女失望般。此外,老 師對學生是有期盼的,我們期盼學生畢業進入社會工作時,每個人都能勝任愉快,表現卓越。因此,老師不能僅放縱或討好學生,或消極的漠視學生需求。我們必需妥為規劃自己教學內容、進度,以及表達方式,我們對學生必須有所要求及磨練(測試)。換言之,我平常對學生和善,但上課嚴格;我通常會以最溫柔的言語,來敘述自己的遊戲規則。如今驗證大多數學生都能體認老師的用心,我也才能獲選。
  由於我每學期都有一門兩班合上的必修課,上課人數約110名左右,在系上演講廳上課。由於人數多,不方便點名,我以固定座位方式進行。開學第一次上課,我會請學生自己選並填寫座位表,此座位表可方便我認識學生,並記錄學生上課及回答問題情形。我上課常問學生問題,一方面可了解學生吸收情形,一方面使學生免於入睡(沙發椅+昏暗光線,容易入睡)。學生只要回答問題,不論對錯,我一律加分。我非常鼓勵學生發問,因為我覺得這是臺灣學生最弱的一環。回想自己當學生時,同樣害怕發問、害怕開口,因為我們怕出醜。事實上,有些問題,在我們開口請教他人同時,自己心裡也豁 然開朗,知道答案了。因此,我設法讓學生覺得他所問的問題都是好問題,即便我上課已解說過了,我會盡我所能設法讓學生明瞭(學生就是沒聽懂,才會問,這也代表自己上課的解說沒讓他聽懂)。
  我對待學生如同對待自己子女般,我會容許一些小錯,但會堅持一些大原則,這大原則包括:1.公平性;2.守時;3.尊重他人。我自己當學生時,厭惡作弊的不公平性。因此我非常重視舞弊的防範,考試除了我本人,我另外請我三位研究生一起監考。我明訂學生交作業與報告的截止期限,嚴明超過此期限就不及格。我上課發問或者和學生討論問題時,我尊重學生,有時學生會有不錯的想法;若遇到學生明顯不對時,我會委婉點出學生問題所在。
  回想自己大學上課時,碰到一些不良教學情形,包括:(1)講課無邏輯性;(2)用詞艱澀(一堆專有名詞),不知所云;(3)照講義或課本逐字念,完全不知和現實社會有何關連;(4)上課內容太淺(沒內容),覺得不值得聽;(5)老師上課缺席,由研究生代為上課。自己當老師後,我盡量不重蹈覆轍。每門課開學前,我先排定每週上課進度,充分準備上課教材。每週上課前,我一定設法掌握上課內容及其所涵蓋意義或與當今社會的關連性。對一些應用性課程,例如「食品微生物學」、「食品發酵學」,我常以生活或業界實例,做輔助說明,以加深學生印象。我盡量以淺顯方式來解釋較深理論或較抽象的知識,並設法以適當圖片、或發揮自己想像力,配合肢體語言,來闡述肉眼看不到的酵素催化及反應機制。因為要能明確說出一些精髓,有些課本內容,我需反覆閱讀或查閱其它資料,自己先透徹明瞭,才能上台教;「教學相長」,也因此讓自己真正明瞭其中內涵。
  我喜歡教學生,當我站在講台上,看著下面一雙雙眼睛看著自己,想從中汲取東西,那種渴望與期盼,我深覺自己責任重大。我們當老師的,永遠是累積過去的知識,教導現在的學生,如何去面對未來的挑戰,我們是否足以勝任這個角色!我常自我反省,不斷修改自己的教學方式,唯恐誤人子弟。我深深覺得目前教學已從「我要教學生那些知 識技能」轉換為「學生需要那些知識技能」之「以學生為本位」的方式,我們當老師的要思量如何使學生確實具備所需知識與技能。我想若我們當老師的能適時的將心比心,假想自己是學生,期盼老師如何講課,我相信,你我都能成為稱職的教師,謹 此與大家共勉。

瀏覽數